公司banner
代孕项目
“我可是你婆婆,偷你点钱怎么了,不都是自家
文章来源:http://www.yueke99.com  发布日期:2019-11-07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众人皆知,在大众的认知中,只要女人嫁入了自己家,那就代表嫁过来的女人已经成为了一家人,如果在婚前还有什么拘束,婚后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交谈,毕竟结婚后的女人需要完全融入婆家,完全融入新家庭中,这是一种共识。

  婚后女人为了更快的融入婆家,融入新家庭中,也会压制自己本身的性格,避免因为一些比较“过分”的事情而无法忍耐暴起发难,彻底与婆家人站在对立面,但是,女人这样做无疑会给婆家带来一个“好说话,好欺负”的印象,这种印象一旦留下,那么轻易不会改变。

  婚姻中,女人和婆婆之间永远有说不完的事情,为了和婆婆之间打好关系而故意去压制自己的脾气显然不可取,这虽然会让女人在一时之间获得婆婆的好感,任凭婆婆指挥,但把眼光放长远,这样做得不偿失,人都是贪婪的,每个人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好处时会想着得到更多好处。

  

  “婆媳”间也是如此,一方主动地让步,另一方过度的索取,这样就达到了“婆媳”间一个病态的平衡,通常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后才想起反抗,但已经养成习惯的婆婆又怎么会轻易让女人翻身,由此一系列的“婆媳”矛盾就会发生。

  虽然这不是女人的初衷,女人也想和婆婆打好关系,让家庭看起来和和睦睦,但最终还是要面临“婆媳矛盾”,这代表女人之间的所有付出都付诸东流,那这之前女人所有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很多人“我可是你婆婆,偷你点钱怎么了,不都是自家都会说“不值得”,但琳钧想说:“不是不值得,而是女人的方法错了。”

  琳钧有一个叫“开白”的发小,每天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原生家庭的富裕也养成了她花钱大手大脚的性格,按理说,这样的姑娘应该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才对,但现在的她每天都耷拉个头,显得闷闷不乐,而她与婆婆的恩怨已经在整个小区传的沸沸扬扬。

  

  “做了这么些年的媳妇,我算是知道了一个真理,嫁人后千万不要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好说话,让自己更快的被婆婆接纳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付出,有时候会自己感动到自己,但却感动不到婆婆,婆婆只会认为这是儿媳妇应该做的,逐渐养成习惯后,只会越来越过分。”

  琳钧感觉开白的话说的还是有些片面,媳妇为婆家付出是对的,但不能过度去付出,恰当的付出一些会让婆婆更容易接收儿媳妇,让婆婆感觉到儿媳妇顺眼,过度付出只会让婆婆觉得儿媳妇的底线深不可测,从而会在生活中过分“索取”,儿媳妇捎不愿意,已经对儿媳的“付出”养成习惯的婆婆就会开始对儿媳发难。

  “不要把自己的上限想象成别人的底限”,婆媳间相处也是如此,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样才会让婆媳间保持最基本的平衡,让婆媳间开始互敬互爱,而开白结婚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气常常主动购买一些奢侈品给婆婆,这间接地导致了开白和婆婆之间那场轰动全小区的矛盾。

  

  人的习惯一旦养成,很难再去改变。开白的婆婆也是如此,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到处显摆,别人家的父母都在显摆自己儿女的工作,儿女每个月挣多少钱,开白的婆婆不一样,她每天脖子上,手腕上甚至脸上涂抹的都是她显摆的内容,每天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精心打扮好自己后佩戴上那些开白给她买的奢侈品,小区路上一溜,恭维和马屁声顿时让她飘飘然,找不着了北。

  每个人到达巅峰之后便会想如何才能稳稳地站立在巅峰,婆婆的巅峰由开白一手铸就,由此在生活中婆婆对开白关照有加,那时“婆媳”相处时一派和气,但这团和气所需要付出的代“我可是你婆婆,偷你点钱怎么了,不都是自家价就是开白能够继续扶持着婆婆站立在巅峰,而婆婆也不想承受从巅峰掉下去的那种痛,由此,她们婆媳间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稳固的“平衡”。

  “奢侈品”既然能叫奢侈,那便是很贵重的事物,婆婆的眼光在一步步的变高,开白在逐渐的感到力不从心,奢侈品可以有,但不能和大街上的大白菜一样任人挑选,但开白的婆婆不管,花多少钱是开白的事,她这个当婆婆的享受就对了,况且,开白婆婆也没有为难开白不是。

  

  开白那会心里想:“这还不算为难吗?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要多少有多少,我看你儿子不是娶了个媳妇,而是给你娶了个能说话的提款机。”但开白也就是心里想想,那会她还没有胆量敢去跟婆婆硬钢,只想着婆婆能够稍微减轻一下自己的负担,别看见别人显摆什么自己就要买,这样下去,娘家也会对自己颇有怨言,嫁出去的女儿总不能一直依附在娘家吸血不是?

  “婆婆,您看是不是应该少买一些奢侈品,哪些东西都是没用的,都是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儿媳还要生活,购买奢侈品又太费钱,我和老公也不是不生活,您看能不能别太看重那些奢侈品。”婆婆一听这话急了,急忙道:“谁说没有实际意义的,你是不知道,我年轻时追过的那个张老二,就楼下秃顶那个,每天看我时后悔的快要撞墙,这还是我老了,如果再年轻点,保管迷死他。”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多方面的因素让婆婆死死待在巅峰不愿下去,开白婆婆那时的状态更像是一种“疯狂”,由马屁和恭维声生生堆积起来的疯狂,人一旦迷恋上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她便会为了让自己维持现在的状态而选择去伤害到他人。

  

  开白并没有任凭婆婆用她的钱买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奢侈品,逐渐开始控制着婆婆的花销,开白婆婆在那时察觉到开白的手段后开始心慌了起来,由别人推上去的巅峰是不稳定的,她能在巅峰待多久取决于推她上去的那个人,对开白的付出养成习惯的婆婆不予许这种情况出现,她也不能承受由高出跌往低处的疼痛感,更不能接受突然失去的马屁和恭维声,开白的婆婆反击了。

  “我是你婆婆,每天把你当闺女一样看,为我买点东西怎么了?难不成你心里拿我当外人?再说了,你嫁过来我也没有刁难你对不对,打碎个碗,忘了扫地我也没有说过你是也不是,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你见过婆婆对儿媳这么好的吗?没见过吧,你嫁到我家本身就是走了运,还不知道珍惜。”紧接着话音一转:“我看上了一块手表,不贵,两万块钱,这次不用你给我买,我带几个好姐妹一起买,让她们好好羡慕羡慕。”

  开白心里由愧疚慢慢发展为无言以对,又从无言以对逐渐感到了些许愤怒,对婆婆怒吼道:“成天除了显摆就是显摆,用不用我把你总共花了我多少钱算出来给你看看,打碎个碗不刁难我成了一种恩赐?你花去的钱够我重新买一套房子了,想要我为你花一分钱,做梦去吧。”

  

  由此开白与婆婆进入了“冷战”阶段,但最先忍耐不住的自然是婆婆,她忍耐不住的并不是冷战,而是街坊邻居问起身上怎么没有新的奢侈品时,自己是怎样的窘迫,不是自己的终究不属于自己,你得了一时的利,得不到一世的利。

  但开白婆婆显然不会就此收手,“你不给我钱,那我主动拿总行了吧,反正是自己家的东西,拿了也没事。”开白婆婆第一次主动地把手伸向了开白的储物柜,开白婆婆又可以继续显摆了,当着姐妹们的面买到奢侈品后又虚心地接受了来自姐妹们真诚的马屁,但她没想到的是,一场巨变正在家中等待着她回家。

  “给我个偷钱的理由,我的东西你能随便乱动?不行咋就走法律程序”开白婆婆进门后冷不丁听到这句话,扭头看着开白阴沉的脸,“恐慌”的情绪从她的脚底蔓延到了头皮,但开白婆婆尽管理亏但还是强撑着威风对开白道:“吓……吓唬谁呢,我可是你婆婆,偷你点钱怎么了,不都是自家的东西,别去告我,你要去告我你就是个白眼狼,我白疼你了。”

  

  开白听完后依旧黑这个脸,婆婆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了她心中的底线,当即拿起电话找到一位律师拨了过去,开白婆婆眼看情况没有向她设想的那样进行,着急扑过去想要制止开白拨出电话,但开白意愿已决,任谁都无法阻拦,那时的开白已然不是当初那个听话温柔的小狮子,终于露出了娇生惯养之下的“公主”脾气,当即一把推开婆婆,独自出门准备手续。

  地方小,屁大的事也能传开,更别说开白和婆婆之间的事,她们“婆媳”之间的恩恩怨怨在口口相传之下演变成为了多个版本,颇有一股狗血电视剧的意味,但这些越传越夸张的事情却不被当事人在意,开白每天都在为自己当初做下的举动后悔,开白婆婆每天都不敢出去见人,心中对开白的怨恨又深了几分,与其说是怨恨,不如说是从巅峰掉下来时痛得太狠。

  开白最终与婆婆之间发生这么大的矛盾是无法预料的,如果当初开白能够收敛一些,不过度去付出,那么婆婆也自然不会养成过度索取的习惯,也就不会出现最终那个无法预料,不可调和的结果,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因果循环,生生不息,有什么因就会有什么国,每一件事情得到的结果必定有一个相匹配的因素,“我可是你婆婆,偷你点钱怎么了,不都是自家我们无法决定“果”的到来,但我们可以决定“因”的形成。

  “婆媳”间相处时,互相付出是对的,但不要过度付出,过度付出只会让对方养成过度索取的习惯,这是“因”,过度索取之后,无论被索取什么,被索取的人都会感到不值得且认为对方越来越过分,从而产生反感直至矛盾发生,这是“果”,所以我们既然无法改变“果”的到来,那么就制止“因”的形成,种下一个不过分付出,不过分索取的“因”,才会收获家庭幸福,互敬互爱的“果”,“婆媳关系”远远没有那么复杂,说到底不过“因果”二字而已。

Copyright © 2004-2025 香港福臣代孕集团